乐信Q1财报:金融科技的顺周期与一横一纵的新布局

6月1日,一季报发布后,乐信涨幅超28%,是市场给这份财报极好的回应。财报上看,乐信业绩表现稳健,用户数、交易规模、利润等指标均创历史新高。

当然,财报表现亮眼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此次财报发布也让乐信未来的增长逻辑更加清晰了:

一方面,随着宏观经济的复苏,金融科技业务正在顺周期的路上。另一方面,通过服务对象的拓展和服务品类的延伸,乐信正在打造未来新的增长引擎。

一、业绩稳健:多项指标创新高

一季度,乐信营收实现29亿,同比增长17.8%。营收的稳健增长得益于促成贷款额增加,公司促成贷款额为538亿,同比增长57.8%,增速较前两个季度出现明显提升,公司在疫情之后正重回高增长。

推动促成贷款额增长的主要因素是活跃用户的增长,一季度,公司活跃用户实现824万,同比增长29%。

但是不能孤立的看活跃用户的增长,只要风险敞口扩大一点,资产质量降低一点,用户的增长不成问题,但会为之后的发展埋下了雷。

从逾期率看,一季度逾期率为1.84%,较去年同期下降0.73个百分点。值得一提是,如果不考虑历史影响,新增借款的M3逾期率已经连续8个月保持在1%以下。活跃用户保持高增长的同时,没有降低风险敞口,体现出公司稳健的获客策略。

营收大幅增长的同时,营收结构出现优化,一季度,无风险平台收入实现6.4亿,同比增加122%。转型轻资本对乐信来说,可谓好处多多:

没有保证金的制约,业务规模可以快速做大。轻资本模式不是金融的息差生意,本质上是科技输出,监管风险大大降低。

最后说一下利润表现,调整后净利7.71亿,同比扭亏。净利润大增的主要原因在于用户和规模持续增长,以及拨备金额减少,拨备金额由去年10.2亿减少到2.2亿。

拨备金额减少,一是去年受疫情影响,基于稳健原则,进行大量拨备,二是风控水平提升,三是转型轻资本平台形成的模式改变。

二、长期发展趋势:金融科技业务走向顺周期

金融科技业务正处于上行周期:1.疫情过后,经济复苏,促进金融科技业务的发展;2.政策因素导致竞争格局的改善。

一方面,消费市场复苏刺激信贷需求,乐信金融科技业务重回高增长。一季度公司促成贷款额同比增长58%,较前2020年Q3、Q4增速分别提高了20、26个百分点。

同时资产质量持续改善,经济复苏后收入恢复,用户的还款意愿与还款能力提升,带来逾期率下降,M3逾期率同比下降0.73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金融科技相关政策法规越来越明晰,《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肯定了第三方合作机构的作用,金融科技业务的监管风险也基本肃清,行业竞争格局改善。

2月份,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从出资比例、集中度指标上对头部公司做出限制,制约其业务规模的快速做大。加大对蚂蚁等头部公司的业务规模的限制,有利于其他公司生存与发展。

金融科技行业的盘子总量增加了,但行业巨头能够分到的盘子不会向以往那么大了,乐信等腰部平台,将获得更多市场空间。

三、进化:一横一纵打造新引擎

一横:进行用户群体延伸,服务对象由个人向小微企业延伸。

在客户群体延伸上,一季度,向小微企业发放贷款21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乐信有15%的用户有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意味着并不需要付出额外成本,仅依托现有用户资源,即可进行业务探索。

着眼长期,金融科技服务向小微企业延伸,将带来两点利好:

首先,满足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符合政策导向,监管也一直鼓励。其次,相比C端业务,微型企业融资单笔件均大。根据一季度电话会议,微型企业贷款额10-13万之间,单笔件均远超数千元的个人贷款,在业务成本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微型企业的单笔业务带来更多利润。

一纵:进行服务场景叠加,推出纯技术服务的联合运营业务。

为银行提供“联合运营”服务。所谓的联合运营服务,即帮助银行等机构定制化搭建金融产品,帮助机构提供包括、获客、客户运营、风控等在内的客户全生命周期服务。

相比轻资本平台,联合运营服务的收入不与促成贷款额挂钩,不参与银行分润,属于技术服务,没有监管风险。

目前已经与南京银行、甘肃银行、中原银行等多家机构展开合作。乐信联合运营产品受到欢迎,也不难理解,该服务正符合区域银行日后的发展要求。

简单来说,《通知》的出台给区域银行的零售业务当头一棒:

1、银行与机构共同出资发放的互联网贷款额不超过50%,意味着银行不能像以往依赖外部渠道。

2、银行与单一合作方发放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25%。意味着银行与单一合作伙伴的展业模式已难以为继

3、禁止区域银行跨区经营,地方银行只能本地化获客,流量、获客问题更加突出。

多重挑战下,打造自营产品闭环已经成为银行的迫切需求,乐信推出的联合运营服务,为其提供从获客、运营、风控到贷后的一整套定制化服务,正当其时。

于乐信自身而言,联合运营也将成为增长的新引擎。联合运营服务与原有的金融科技业务不同。金融科技的服务场景是:监管允许下银行与合作机构共同放贷的业务。联合运营服务场景是:监管要求下,银行必须独立发展放贷的业务,乐信为其提供技术服务。

国际咨询管理公司Oliver Wyman曾估算,到2023年,我国金融机构在数字化转型上的支出将达到4008亿。乐信服务的正是银行的数字化转型需求,也有望在4000亿的大盘中,分一杯羹。

总结:一方面,金融科技业务正处于上行周期;另一方面,联合运营服务创造第二增长曲线。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