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两万多存的脐带血,真的能治80多种疾病吗?

还有两天宝宝就要满月了。在孩子出生前两个月我就决定了存储脐带血,虽然花了两万多元人民币,但我和我老公都知道,这应该是孩子出生到现在最重要的一笔投资了。老公笑着说,脐带血应用是蓝海领域,而赶上好时候的我们,顺利入了一股!

——新手妈妈培培

在经得培培同意后,我们公开她了解脐带血、存储脐带血的过程,希望为大家带来一些借鉴。

Q1:第一次听说脐带血是什么时候?

A:是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当时看新闻说疫情期间脐血库的工作人员为一位70岁的患者送去了一份挽救她生命的脐带血,患者阿姨得到了顺利救治,一天比一天好。

这一幕看得我非常感动。一方面,人都有老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脐带血会有这样的功能,被不遗余力的营救是很幸福的;另一方面,我是一个准妈妈,我和孩子以脐带相连,我肚子里怀着孩子同时还有这么一份资源,我当时就对它产生了兴趣,进而开始了解。

Q2:为什么选择存储脐带血?

A:没有哪个妈妈会在了解脐带血之后能不心动吧?从我的理解来看,脐带血从宝宝一出生就开始守护TA的健康平安了。有一些早产儿会出现气管畸形、呼吸困难等问题,这是可以通过脐带血的介入干预进行治疗的;再比如看到有研究说孩子小时候不幸患上了自闭症,还可以用自体回输脐带血的方法来逐步治疗,让孩子有回归正常生活的可能性。

在了解脐带血的过程中,我发现不少父母觉得,如果孩子有病,那么脐带血也有病,存了也用不了。我也曾陷入这样的误区,但是在查阅资料之后发现,大家主要针对脐带血在先天性疾病上的使用存在争议,其实先天性疾病的发病率仅有几十万至几万分之一,即便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脐带血也还是具有其特有的医疗价值,比如能用于检测基因确定病因,还能在化疗、放疗等相对激烈的治疗手段结束后用来做预后保健的。

我觉得父母要有一个观念,保存脐带血其实就是另一种资源形式的投保,投保对象既包括孩子还包括全家人。我曾经关注了几个国家监管的脐血库,许多实例证明,孩子的脐带血可以联合外周血或者是骨髓造血干细胞治疗大体重患者,常有儿子的脐带血救爸爸,宝宝的脐带血救家人之类的事情发生。

如果说治疗疾病的潜力是我决定存储脐带血的动因的话,那存储脐带血所获得的资源资金保障是push我果断签字的最后一根稻草——存储脐带血不是花钱,而是省钱,甚至是存钱。

打个比方,如果孩子真的不幸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治疗的疾病,我们在等待配型的过程中要花大量的医药费和承受着找不到造血干细胞的巨大心理压力,而孩子的身体可能随着时间推移也会被疾病拖垮;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份脐带血,不仅可以缩短寻找造血干细胞的过程,并且存储脐血附赠的保险还能分担部分医疗费用,这样考虑,存储脐带血就非常值得了。

Q3:存储脐带血之前做过哪些功课?

A:如果不再困扰“存不存”的话,我觉得难题在于“如何好好保存”。一开始我和我先生接触了一下当地做脐带血保存的机构,比国家验收设立的公立脐血库的价格要便宜不少,他们声称有门路,可以得到医院的接收单据,孩子生病的时候一样能用。

会觉得被吸引,花较少的钱达到相同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但是国家严格控制脐血库的建立也有它的道理。现在咱们国家只有七家具有资质的脐血库,分别是北京市脐血库、广东省脐血库、天津脐血库、上海脐血库、山东脐血库、四川脐血库、浙江脐血库。它们作为权威的生命银行,在全国各地上演着生命接力。

其实,咱们国家有明确规定,医院只能接收由国家监管的正规脐血库出库的脐带血。一方面,正规机构的保存流程更严谨规范,能保证脐血样本的质量不受污染;另一方面,正规机构在国家的监管下不会出现“携款跑路”的情况,不论存储多少年,这份脐带血都可在监管下安全储存。

所以在不断地权衡中,我选择了在正规机构存储脐带血。

Q4:对于其他人,有什么建议?

A:首先,我希望不论大家是否选择存储脐带血,都能清晰地看到它的价值。

不论是我们普通人都了解的造血干细胞,还是医学上常提的间充质干细胞,甚至是现在受到关注的NK细胞等等,都在脐血样本中有一席之地。这也意味着这多种成分能应用于更大范围更多种疾病的治疗。而且,医疗技术的发展让脐带血的作用范围不断扩展,它的作用人群也越来越广泛。所以,哪怕不存储脐带血,我们也可以带着尊重和敬畏去审视脐带血的医疗资源。

而是否存储脐带血,我建议大家从家庭实际情况出发。有条件的可以存储,没有条件的可以捐献,两者的区别就是存储更多的是保护自己和家庭的生命健康、捐献是保护他人的生命健康。不过,需要脐带血捐献者注意的是,如果需要用脐带血干细胞移植,虽然可以向相关部门申请完成优先配型,但是实际使用的不会是自己的那份了,这点可一定要了解。

最后,希望我的分享能给还在观望中的朋友们一点点方向,希望我们存储的脐带血带给我们的是更多保障、更多的未来对抗疾病的可能。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